再次醒来,她躺在一间特别豪华的房间里,张眼便看到洁白的屋顶上面雕刻着繁复的图案,身下是如同云团的床,身上盖着贴身又暖和的云被,她从来没有睡过这样的床,也从来没有盖过这样子的被子,这是哪里?难道她已经死了吗?

是在地狱还是天堂?

像这样漂亮又舒适的地方,一定是天堂吧?

真的是没有想到,自己死后,居然能进入天堂。

正在她感叹的时侯,李东端了一只碗进来,看到她醒了,激动的叫道:“你醒了?小晴,你终于醒了。”

公上晴机械式的扭头看李东,“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李东跑到她身边,笑着道:“我当然在这里啦,我说过的,你在哪里,我就在哪里啊,我们是……是好朋友嘛。”

公上晴的脸色却很不好看,她突然想到自己陷入黑暗之前,似乎是看到一个人影,替她挡了那只白虎,难道是李东?

所以说,现在她和李东都死了?

“你为什么这么傻?要陪着我死呢?你已经是魏小姐的暗卫了,以后会有一个不一样的人生,何苦要死?”公上晴心里有些难过。

李东听了她的话‘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死?你傻了吧?谁死了?”

“我们俩不是死了吗?这里不是天堂吗?”公上晴眨巴着大眼睛,傻傻的说道。

操场上玩雪的红帽子女生图片

“天堂?哈哈……”李东笑了起来,“有时侯我真想把你脑子打开,看看里面都装了一些什么东西?”

公上晴皱着眉头,“怎么了?”

“没什么,没什么。”李东一边摆手,一边忍不住继续笑,“我只是想告诉你,我们都没有死,绝杀局你赢了,你是第一名。”

公上晴呆呆的坐在那里,“真,真的吗?”

“真的,你不记得了吗?你击败了陶英陨。”李东点头,伸手过来替她拢了一下被子,“现在你是第一名,你现在是一等暗卫,地位崇高。”

公上晴脑子里却不断的闪现着那只白虎,和那个挡在自己前面的人影,她摇了摇头,“可是……”

她伸手拉过李东的胳膊,掀起他的袖子看他的胳膊,“可是我击败陶英陨以后,我分明看到一只白虎扑过来,有人替我挡了,那白虎好像咬到了他的胳膊,是你吗?是你对不对?我看看你的胳膊有没有受伤?”

她掀开李东的袖子,看到他胳膊上除了从前的陈年旧伤,再也没有添过新伤,她这才松了一口气,“你没有受伤呀?真好。”

李东的表情却很不自然,他轻咳了一声,“你肯定是记错了,哪儿有什么白虎,没有的。”

“是吗?”公上晴突然也笑了起来,“那肯定是我当时太累了,所以产生了幻觉。”

说到这里,她又四处看了看,问:“对了,这里是哪里?”

“这里是巴里先生的住处,那天你被带出来以后,就一直在这里养伤。”李东轻轻的笑道:“不得不说,我都羡慕你了,你有一个很好的师傅,巴里先生真的对你很好的。”

公上晴仰了仰下巴,很骄傲的说:“那是当然。”

“唉,你从哪儿找来这么好的一个师傅?”李东羡慕的问道,其实他就是有些想不通,以公上晴的身份,怎么可能会成为巴里先生的徒弟呢?他经常听父亲说是巴里家族取代了公上家族,成为G国的掌权者,两个家族不应该算是政敌吗?

公上晴想了一会儿说:“天上掉下来的吧。”

“不说算了。”李东翻了一个白眼,“咱俩这交情,你还不说。”

公上晴又想了好大一会儿,才叹了一口气说:“我说的就是实话啊,我师傅有一个爱慕多年的女神,可惜他认识他女神的时侯,人家已经结婚了,孩子都有了,那他只能暗恋了喽,他那个女神之前陪自己丈夫来G国的时侯,见过我,然后就觉着跟我有缘,后来拜托师傅照顾我一下,然后我就有了这么一个师傅了。”

“原来巴里先生还有这样浪漫的经历,他一直没有结婚,我以为他是有什么毛病呢,原来是心里有人。”李东眨着眼睛,“没想到,巴里先生也是这样一个痴情的人,我想,我也能够做到。”

公上晴没有注意听他后面说了什么,只是低头看着自己身上的伤,似乎都已经结痂了。

“我这是睡了多久?”她又问。

“八天,你整整睡了八天了,巴里先生给你用的是最好的药,请的是最好的大夫。”李东说道。

公上晴抿唇笑,“师傅就是对我好。”

“对了,巴里先生还不知道你醒了,我去告诉他。”李东端着碗赶紧就往外跑。

公上晴看着他手里的碗问:“你那一碗东西是给我的吗?”

李东看着手里的碗,怔了一下,然后嘿嘿的笑了一下,“哦,是的,这是给你吃的,我忘记了,给你。”

他将碗递到公上晴手里,“你先吃着,我去叫巴里先生,顺便再叫医生来给你检查一下。”

“嗯。”公上晴点头。

李东从楼上下来的时侯,看到聂向晨和巴里勒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巴里勒坐在旁边递烟给他,“聂少爷抽烟吗?”

他摇头,“不抽烟。”

巴里勒又递水果给他,“那吃水果吧。”

他也摇头,“不吃。”

巴里勒着实是受不了这样闷骚的性格的人,他深吸了一口气问:“聂少爷身上的伤可好些了?”

“差不多了。”聂向晨回答的言简意赅。

他们的对话简直就是一问一答的模式,

“感谢聂少爷把公上辉从那里面救出来,你是她的救命恩人。”巴里勒咽了一口唾沫,“我替她感谢聂少爷。”

“你替?”聂向晨淡淡的瞥了巴里勒一眼,“你替不了。”

巴里勒:“……”

好家伙,他就随口说一句客套话,这聂少爷还真是一点面子也不留给他啊。

他轻咳了一声,“那什么,聂少爷现在来是做什么?”

“探病。”他简单回答。

“她还没有醒。”巴里勒说道,主要是小晴最近受伤,他也没有让人给她化妆,现在她的模样就太过于娇美,让人一眼就能看出来她是一个女孩子,所以,暂时还不能让聂少爷见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