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萌和驰以名从影音室出来,叶萌问他,“之前的钱还够吗?”

“够,我会招一名财务人员,专门记账的。”驰以名点头。

叶萌想了一下,也确实需要一名财务人员,也算是给驰以名当助理了。

“招人的事情,你安排吧,厨娘也要招一个,我现在每天还要上班,不能常来这边,车队的事情,就交给驰队长权打理,明年的比赛,驰队可以视情况而定,报名或者不报名,驰队长也可自行安排。”

听到叶萌说她还要上班,驰以名突然就笑了,“叶小姐是打算用自己的工资养我们这么多人吗?养一个车队?”

“这些事情你不用管,管好车队就行。”叶萌弯唇浅笑了一下,“好了,我还有事儿,先走了,这里交给你了。”

驰以名点头。

叶萌离开以后,一个跟驰以名年纪差不多的男人走出来,叹了一口气说:“驰队真的相信这么一个小女孩儿就把撑起赤狼车队吗?”

驰以名咬了咬牙,“我会帮她。”

男人叹气道:“其实这两年我已经没有再开车了,现在的生活也还算不错,如果不是因为你,我是不会回来车队的,我本来以为驰队找到了一个有实力的老板,却没有想到,竟是一个黄毛丫头。”

“秀峰,她是郑女士的女儿。”驰以名开口,“如果不是因为她是郑女士的女儿,你以为我会回来吗?当时她找我的时侯,情真意切,说是不想让自己母亲曾经一手经营起来的东西毁掉,她要接手,我才答应她回来的。”

纪秀峰抿着唇说:“郑女士的女儿又能怎么样呢?又不会赛车,我看她每次来的时侯,都是打车,或者坐地铁,我就在想,她到底会不会开车啊?如果连车子都不会开,又何谈赛车呢?或许,她该先去考个驾照。”

妩媚女郎忧郁眼神更销魂

驰以名叹气道:“无所谓,她是什么样子都无所谓,车队也不需要她来管理,只要她别来车队捣乱,瞎指挥就行,车队有我,我会管理好,我也相信你们,能拿出成绩来的。”

纪秀峰点头,“我相信你。”

两人击掌,“加油!”

——

处理完车队的事情,叶萌便约了秦优一起去剧组探探班。

她们一到剧组,方农便亲自迎了出来,对叶萌真的是恭恭敬敬,叫小姐长,叶小姐短的,还很热情的把之前拍的一些镜头放出来给叶萌看。

“叶小姐,您看看这一段,您觉得怎么样?”

叶萌看着那些镜头,觉得还不错,便点了点头。

方农这才松了一口气,并且亲自去给叶萌倒水。

剧组的其他人都有些不解,为什么方导对一个经纪人如此恭敬。

大家都在悄悄的议论。

“什么情况啊?为什么方导对一个经纪人这么恭敬啊?”

“这个经纪人什么来头啊?该不会是投资商的女儿?”

柳心茹看到方导对叶萌这个样子,心里一股子怒气,带着深深的恶意,咬着牙说:“投资商的干女儿吧。”

人总是会有八卦心理,更何况是娱乐圈的这些女人呢。

她这话一出,立刻就围过来好几个女人问她,“真的假的啊?”

柳心茹这会儿却轻咳了一声说:“其实我也不太清楚啦,不过我表妹是她妹妹,听说她经常跟一个上了年纪的人在一起呢。”

她一边不想承担责任,一边又想让大家觉得叶萌就是被人包养的,这话可算说的滴水不漏啊。

“哇,真的啊?我看她那个长相,也确实能被人包养了。”

“长的是挺漂亮,不过,我想问一下,《下下签》这部电影到底是谁投资的啊?”

有人问出这个问题,于是大家又开始讨论这电影是谁投资的。

“这可是方导的电影,雁归的编剧,想投资的人大把的,每一部方导导的,雁归编剧的电影都是大火,那些投资商都得赚的满钵满盆的,肯定都是抢着投资的。”

“谁说不是呢,雁归和方导那可是强强联合啊,每部剧的投资都是大把大把的,所以,部是大制作,听说这部电影投资商也不止一个,很多的,最大的投资好像是锦盛集团吧。”

“锦盛集团?”有人倒吸了一口凉气,“那不就是三爷的公司吗?据说三爷那人凉薄又冷酷的,手段很残忍的,曾经还把一个背叛他的人做成了人棍呢……”

所有人听到‘三爷’两个字都在发抖,“唉呀,别说了,别说了,听着怪吓人的。”

“那你们说包养叶萌的到底是谁啊?会是三爷吗?”

“如果是三爷,那可有得她受了。”

柳心茹之前听叶桃说过,三爷曾经向叶萌提过亲的,后来被叶萌给拒了,难道,她真的跟三爷有什么关系?所以,方导才会对她那么礼遇?

“开工了,开工了……”一旁的工作人员喊了一嗓子,围在一起的几个女孩儿都散去,各忙各的去了。

贾雪却冷哼了一声,跟柳心茹说:“三爷哪儿能看得上她,人家锦盛集团投资雁归的剧,完是因为女主是越彤姐,据说墨家二公子,跟越彤姐可是校友,说不定俩人早就在一起了。”

柳心茹沉默了一会儿,没有接贾雪的话。

俩人一起去准备拍戏了。

秦优和叶萌一人端了一杯茶,坐在旁边,秦优问:“方导知道你的身份了?”

叶萌点头,“嗯。”

“你告诉他的?”

“上回来看看咱们公司的几个艺人,方导正好想让我看看几个镜头拍的怎么样,我嫌发信息麻烦,便直接跟他说了。”

秦优叹气,“唉,如果那些个女孩儿知道你就是雁归,那还不得呕血而亡啊。”

叶萌笑了一下,“走,过去看看他们拍的怎么样了。”

今天拍的是第50场:孟婉姝自杀。

叶萌和秦优一起走过去,方导立刻把自己的位置让出来,“叶小姐,您看。”

叶萌也不客气,便坐了过去,看着内场演员们的表现。

只见凌姗站在悬崖边上,目光毫无焦距,一边流泪一边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