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哥!”

“肖总,你好你好!”

包旭和肖鹏两个人亲切握手,颇有一种胜利会师的感觉。

包旭的目光瞬间就被摸鱼网咖3.0的布置给吸引了。

这……就是天堂吗?

不管是装修、桌椅、陈设,这网咖里所有的一切,简直都是为电竞而生的!

有那么一个瞬间,包旭差点就想去跟裴总申请转岗了。

“这就是摸鱼网咖3.0?太棒了!”包旭对新版的摸鱼网咖简直是赞不绝口。

肖鹏轻轻叹了口气:“本来我也觉得各方面都很完美,但是……”

“包哥,实不相瞒,上周五的时候觞洋游戏的人就已经找过我……”

三言两语,把自己的困惑给说了一下。

说白了就是一句话,摸鱼网咖3.0的所有配置,都是预判了裴总要力推gog、放弃ioi之后安排的。

粉嫩清新可爱美少女明眸齿白温馨靓丽

现在的问题,不是到底推gog还是ioi的问题,而是不能站错队的问题。

“包哥,我知道你跟裴总共事的时间比张总还久,你帮我分析分析,裴总到底是什么想法?为什么ioi的人周五就已经来了,而你们整整晚了三天?”

经过肖鹏的这一番倾诉,包旭已经基本摸清楚了状况。

显然,优势依旧在gog这边,但关键要看怎么利用了。

肖鹏之所以纠结,是因为ioi先找上门来,给了他一种“裴总在背后支持ioi”的错觉。

现在最关键的,就是打破这种错觉!

包旭沉吟片刻,说道:“首先我要纠正一点,周末我们都是不上班的,所以我们只比觞洋游戏晚了一天。”

“不过,你的担忧其实很有道理,ioi先采取行动,这其中确实有裴总的授意。”

肖鹏没想到包旭竟然会这么开场,一时间有些愣住了:“那……”

包旭微微一笑:“你等我把话说完。”

“裴总对于gog和ioi的态度一直都没有变化,就是养蛊战术。因为裴总坚信,竞争是到处都在的,温室的花成不了大器,只有在残酷的竞争中笑到最后,才能笑得最好。”

“现在ioi已经被gog打得毫无还手之力,裴总要在资源上稍微倾斜一下、让他们喘口气,这是很正常、也很合理的举措。”

肖鹏点了点头。

这番话虽然没有解答他的问题,但如此开诚布公的交流,却让他对包旭多了几分信任。

如果包旭一上来就矢口否认,说裴总绝对是站在gog这一边的,反而会显得有太多话术,不够真实。

包旭继续说道:“但是,你仔细想想,裴总对于一个部门最大的帮助是什么?”

“是钱吗?”

“当然不是!”

“在钱的方面,裴总大部分时候是一视同仁的,那些亏损部门,裴总也在一直往里扔钱。”

“裴总对一个部门最大的帮助,是三言两语的指点,是未来的布局!”

“gog和ioi到底哪个在裴总的布局里,这一点不言而喻吧?”

肖鹏双眼微微睁大,露出恍然的表情。

“原来如此!我这是当局者迷了。”

“其实我之前就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dge电竞俱乐部全都是gog项目,根本没有ioi,这说明裴总的未来的布局中肯定给gog留有一席之地啊!”

“只不过觞洋游戏的人来了之后,信誓旦旦地说他们从裴总那里拿到了更多的资源,获得了裴总的支持,说得跟真的一样……”

“我才对自己的判断产生了质疑。”

包旭呵呵一笑:“商业竞争中难免用到一点点话术,这很正常,兵不厌诈嘛。”

“而且严格意义来说,他们也没有说谎。裴总出于养蛊战术的打算,给他们多一点点的资源倾斜,这也很正常。”

“但,这并不能代表裴总的真实想法,更不能说明裴总要放弃gog、全力推广ioi。觞洋游戏的人只不过是拿着鸡毛当令箭,刻意地将裴总的意图进行了夸大。”

肖鹏点点头,语气坚定了许多:“明白了!这样一来,一切就都对得上了!”

“那……摸鱼网咖现在应该怎么做?”

包旭想了想:“你之前,是不是让闵静超做过一个特殊的小程序?用gog游戏里的数据控制电脑灯光?”

肖鹏点点头:“对,其实就是专门为摸鱼网咖3.0模式准备的。”

包旭说道:“那就好。”

“裴总既然是要推行养蛊战术,完全一边倒,不合适,让ioi瞬间死亡、失去挣扎的机会,也不合适。”

“我觉得可以这样:在摸鱼网咖1.0和2.0,让gog和ioi自由竞争,ioi想要烧钱就让他们烧,我们也会尽量跟上。”

“而在摸鱼网咖3.0,就全都以gog为主。”

“这样也有一个比较牵强但也还算过得去的理由:主机箱的灯光不能白做。”

“这样一来既不伤和气,也符合裴总之后的布局。”

肖鹏点点头:“好,我明白了!”

……

腾达游戏。

正在焦急等待的闵静超收到了包旭发来的消息。

“搞定了。稍后肖鹏会把摸鱼网咖3.0的资料发给你,等过两天摸鱼网咖3.0就会正式开放,只给gog优惠活动。你先去找那些立场不坚定的连锁网吧谈,对于那些比较顽固的死硬派……到时候把摸鱼网咖3.0开业的录像给他们发过去,不怕他们不改变主意!”

闵静超大喜过望:“包哥你什么时候回来?”

包旭:“呃……下午吧,我要留在这里跟肖鹏再继续深入地谈一谈业务。”

闵静超:“?”

不过转念一想也无所谓了,包旭的任务已经完成了,成功争取到了摸鱼网咖的支持。

虽然摸鱼网咖1.0和2.0还是gog和ioi共存的情况,但最新的摸鱼网咖3.0被打造成电竞生活馆,这一家小小的店铺全面倒向gog,可以在这一点上做很多文章。

虽然只是一家店,但却有很明确的象征意义。

比如,闵静超可以用这个案例去跟其他连锁网咖的老板说:在腾达内部,gog是未来电竞生态的一部分,而ioi不是。目前ioi来势汹汹,仅仅是为了给gog压力,作为一种培养玩家、扩大这一类型游戏玩家边界的行为……

闵静超相信,就算gog给到的利益比ioi要少一些,但这些说辞必然能将长远利益纳入所有人的考量范围。

就比如对那些up主而言,同样都是恰饭,ioi给的钱更多一些,但也没到压倒性的优势。而做gog视频给自己带来的热度,却有可能在之后带来更多的收益。

长远考虑,显然还是站在gog这条船上更划算。

至于一些实在不信的死硬派……

只要等摸鱼网咖3.0一开业,把现场全部人都在玩gog的视频给那些死硬派一发,他们也肯定会改变主意!

……

……

6月14日,周二。

上午9点多,裴谦来到托管健身房。

因为他刚刚接到管赔生的消息,健身房要求的app,otto科技那边已经开发完成了!

查了一下开发时间之后,裴谦立刻决定亲自跑一趟。

时间上似乎有些不对!

otto科技那边有专门负责软件开发的部门,而且开发能力比一般的外包团队要强多了,可就是这样一个简单的预约、报名的软件,竟然开发了将近两个月?

是otto科技的开发人员觉得这个软件没什么用,所以故意拖延时间了,还是有其他的可能?

裴谦觉得,前者的可能性不大。

如果觉得这个软件没什么用,不更应该抓紧时间完成、继续去做别的事情吗?怎么想也没有继续拖延时间的道理。

如果是后者……那这就是个很大的隐患啊!

来到托管健身房,裴谦推门而入。

而后,他愣了一下。

竟然是常友亲自来了?

只见常友坐在休息区的沙发上,正在拿着一台otto e1手机给果立诚比划,似乎是在进行讲解。

看到裴总来了,两个人赶忙站起身来。

“裴总,您怎么来了?”果立诚有点意外。

常友也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偶遇裴总,点头致意。

裴谦努力地摆出一副云淡风轻的表情:“没什么,刚好心血来潮过来转转。常总怎么也在这里?”

常友笑了笑:“裴总,之前你不是让我们开发托管健身房的健身软件么?已经开发完成了!”

裴谦有点意外:“常总你工作这么忙,还亲自跑一趟?”

常友摆了摆手:“我工作再忙也没有裴总你忙啊,你还经常来托管健身房视察呢,我自己跑一趟、给果总讲一讲软件,也是应该的。”

“都是兄弟部门嘛,应该互相帮助。”

裴谦也没什么好说的,只好在旁边空着的沙发座位上坐下。

先瞄了一眼健身房里的情况。

似乎还是没什么人,应该还是安全的。

裴谦稍微放心下来,看向常友:“所以,软件已经完成了?”

常友点点头:“完成了!裴总您过目。”

裴谦伸手接过手机,常友则是在一旁讲解。

“裴总您请看,这是最基础的课程安排、预约训练等功能。”

“这是智能训练计划安排,可以根据用户的身高体重和健身房中检测出来的体质数据来制定训练计划,供教练们参考。”

“这是用户专区,可以在这里上传一些训练、饮食的知识或者小技巧,也可以单纯分享健身生活给自己带来的改变……”

“还有……”

刚开始的时候裴谦还没觉得什么,因为前面介绍的都是果立诚要求的基础功能。

但是越往后就越离谱了!

裴谦越听越迷惑,头上的问号也越来越多。

智能训练计划安排?

用户专区?

定时打卡提醒?

基础动作讲解教学?

这……

这都是些啥玩意!

裴谦有些迷茫地看向果立诚:“这些,都是你提出的需求?”

莫不是你个浓眉大眼的儿童果汁,也叛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