压力就是动力。

朗清在钟表作坊直接忙了一个多月,据说每天都要挑灯奋战,搞得李宽生怕他猝死,强制性的给他放了三天假。

欲速则不达。

没办法,李宽下了命令,朗清只好休息了。

借着这个机会,他也回到了位于永和坊的家中。

送佛送到西,好人做到底。

朗清现在可是李宽树立起来的标杆,所以许敬宗专门安排了一架马车,上面准备了各种东西,绝对可以让郎家过一个丰盛的元宵佳节。

“郎明,我听说明德门上那大笨钟是一个叫做朗清的人发明的,到底是不是你们家的那个朗清啊?”

“不会是重名的吧?那朗清据说获得了一万贯的赏赐,如今在观狮山书院可是很有名气的呢。”

“对啊,我要是有一万贯,不,哪怕是只有一千贯,那我也不住永和坊里啦。”

“听说你们家朗清送到观狮山书院学习之后,一年也不回来几次,如今更是连过年都没有回来,这儿子,不会替别人养了吧?”

“朗明,听路口的屠夫说,你们家除了过年那天买了半斤瘦肉,到现在就再也没有去买过肉了,你这也太节省了吧?”

日本泰国混血美女走红 清新甜美似初恋

元宵佳节,各个作坊都放假了。

虽然才是早上十点来钟,永和坊的各个邻居们都三三两两的坐在家门口,在那里吹牛聊天。

原本朗明的存在感一直都不强,大家很少把他拿来作为聊天的话题。

不过,前段时间不知道哪里传出来一个消息,说明德门上的大笨钟是朗清发明的,这下子邻居们对朗明的兴趣就变大了许多。

郎姓不是什么大姓。

重名的应该不多。

再加上朗明的儿子在观狮山书院上学又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也就难怪永和坊内街坊们都变得八卦了起来。

“大家别说笑了,这朗清,可能刚好是跟我儿重名。”

忠厚老实单纯的朗清有点诺诺的坐在人群之中,自己都有点不相信这个朗清就是自己家的朗清。

其实,刚开始他也认为这个朗清一定是自己儿子。

但是连过年都没有回来一趟,朗明的信心就开始没有那么足了。

以前朗清不大喜欢过年,那是因为别人家孩子过年都是有好吃的,有漂亮衣服穿,可是他都没有。

现在有一万贯的赏赐了,这些东西都不缺了才对啊。

“我觉得也是重名,要不然哪会大过年都不回家的。”

“嘿嘿,不会是怕钱多了,我们上门借钱吧。”

“有可能,说不定人家已经在长兴坊那些富贵人家居住的地方买好了院子,就等着搬家呢。”

看到朗清这么说话,邻居们接着调侃了起来。

其实,他们也不见得就有什么坏心眼,只不过是有点羡慕,有点嫉妒而已。

不过,老实人也有几分火气。

本来就因为朗清过年没回家,心中不时很舒服的朗明,如今有听到这些话,立马就提高了声音说道:“你们整天这样子嚼舌头有意思吗?”

朗明说完这话之后,刚提起的怒火,立马又发不出来了。

一个老实人,从来没有跟人脸红过,就是连骂人的话都不会说。

“哟,我们的郎大匠有了厉害的儿子之后就不一样咯,都知道吼我们了。”

“朗明,你不会到时候走在路上都当做不认识我们吧?”

“不过是一个重名的,你神气什么呀?”

好多人这辈子都还没有被朗明吼过,觉得现在突然被吼了一句,心中甚是不爽。

朗明被几个街坊怼的下不了台,满脸通红的在那里站也不是,坐也不是。

“咦,我们这条小巷子,怎么会有这么豪华的四轮马车进来呢?”

很快的,大家的注意力就转移了。

因为这个时候小巷的出口处,一辆四轮马车正缓缓的驶入。

虽然四轮马车在长安城不是什么稀罕物件,甚至可以说是满大街都能看到。

但是像眼前这种豪华的四轮马车,出现在永和坊中的一个小巷子里,这还是从来没有过的。

别看这些人都是在长安城里的有房一族,但是家中拿得出一贯钱的,没有几个。

像是这种价值几百贯的豪华四轮马车,就更不是他们能够想的了。

这就好比后世的贫民窟中,来了一辆劳斯莱斯幻影,大家的注意力自然就转移到这车上面了。

“奇怪了,不会是迷路了吧?怎么还往里面走。”

“这马车上有观狮山书院的标志,似乎是观狮山书院的马车呢。”

这些街坊虽然谁也买不起这样的豪华马车,但是并不妨碍他们掌握一些知识。

这就跟后世大家说起豪车的时候,都说的头头是道,仿佛家中都有几辆法拉利一样。

人之常情啊。

“咦,马车没有拐走,向我们而来了。”

“它减速了,不会是……不会是来找朗明的吧?”

巷子里就朗明家中能跟观狮山书院扯上关系,也就难怪大家会这么想了。

“阿耶!”

伴随着车夫叫停马匹的声音,朗清身手掀开了车厢的帘子,一下就看到了坐在自家小院子门口的父亲。

“大郎,你……你怎么坐着马车回来了?”

朗明看到许久不见的儿子,居然就这样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有点不习惯。

“今天是元宵佳节,楚王殿下不让我继续在作坊里干活,所以让许参军安排了马车送我回家。马车上还有不少东西呢。”

朗清跳下了马车,然后看到周围熟悉的邻居,打起了招呼。

“郎大郎这是发达啦。”

“你居然能够见到楚王殿下?”

“听说那明德门的大笨钟是你发明的?”

“《大唐日报》上说发明大笨钟的观狮山书院学员获得了一万贯的赏赐,是真的吗?”

朗清刚下马车,邻居们就七嘴八舌的问着。

“各位叔伯见笑了,那大笨钟是我在楚王殿下的指导下,在其他学员和匠人的帮助下制作出来的,也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至于那个赏赐,其实说法不是很准确,那只是楚王殿下让人提前发放的分红而已。”

虽然邻居们都算不上什么好人,但是也都不是什么坏人。

朗清在这里长大,自然也是清楚这些人的秉性。

今天他们吵架,明天这两家为了围墙要往里一尺而闹得不可开交。

但是,真要是碰到谁家有难的时候,又纷纷有钱出钱,有力出力。

“这么说,你这真的是家财万贯的人了?”

朗清听了这话,没有出声,脸上笑了笑,算是默认了。

不过,这倒是把朗明吓坏了。

一万贯啊。

这……这钱怎么感觉就跟天上掉下来的一样?

普通人家,要是突然有了几十贯,甚至几百贯钱,那肯定是欢天喜地的。

但是要是猛然间多了一万贯钱,那更多的就是担忧了。

喜悦之情反而不见得有多少。

哪怕是后世也是差不多的。

你要是中了五百万的奖金,那肯定是笑的睡不着觉。

但是你要是中了一个亿的奖金,那晚上就要紧张的睡不着了。

“这马车上有一只杀好的羊和半只猪,阿耶你招呼大家帮忙分一分吧。”

朗清这话算是把朗明拉回了现实。

那个驾车的车夫应该也是得了许敬宗的吩咐,主动的帮忙从马车里面往外搬东西。

羊肉、猪肉就不用说了。

稻米和面粉也有几袋,还有不少的菘菜和莱菔,甚至有好几坛二锅头和烧刀子。

至于一些零零散散的东西就更不用说了。

“哎哟,这大郎看来果然是发达啦。”

“还是大郎懂事,我家刚买新买了一把菜刀,正好用来分肉。”

“我把家中那块没用的门板搬过来,正好用来放肉。”

“我去挑担水过来吧,正好一会用来洗一洗。”

看着眼前的一只羊和大半只猪肉,邻居们立马就忙碌了起来。

虽然刚刚过完年,大家肚子里都不是很缺油水,但是这年头的百姓,又有几个是会嫌弃吃肉太多的?

何况还是这种明显是不要钱的肉。

“大郎,你过来。”

跟邻居们兴高采烈的表情不同,朗明倒是有点担忧的将朗清拉到了一边。

“阿耶,怎么啦?”

“外面的传言是真的吗?”

“什么传言?”

“就是那一万贯的事情?”

“阿耶,这不是什么传言,这是事实。如今我是观狮山书院钟表研究所的所长,下面带着几十号人干活,在书院里还有一处单独的住处呢。阿耶,以后你再也不用那么辛苦了。”

朗清有点感慨的看着自己父亲。

由于阿娘早年生病去世,自己阿耶那真是含辛茹苦才把自己跟两个弟弟妹妹养大。

甚至因为自己的拖累,他一直都还是孤身一人呢。

别看如今还不到四十岁,看上去却是已经老态尽显,让人心酸。

“这……这……”

听到朗清这话,朗明反倒是有点手足无措了。

自己虽然期待着有朝一日能够过上好日子,但是这个好日子跟自己想象的差距有点大啊。

“二弟跟三娘呢?”

朗清看了看,没有发现自己弟弟跟妹妹,忍不住问道。

“今天有庙会,他们一大早就出去逛庙会了。”

……

人多力量大,这话可不是盖的。

就在朗明跟朗清在一边说话的功夫,马车上的东西就都已经被搬进来郎家的院子。

本来就不大的院子,挤进了十来个邻居,还有一堆东西,立马就显得拥挤了起来。

“郎民,这些肉怎么切割,你说一声,我保证给你分的妥妥的。”

一名早年间跟着屠夫学过一段时间的邻居,手中拎着刀,脸上尽可能的露出笑容。

“阿耶,要不这样吧,这羊肉我们留一腿,猪肉留几根排骨,几瘦肉和肥肉,剩下的都平分给邻居们吧。”

朗清看到自己阿耶看向自己的眼神,立马就有了决定。

本来家中的事情,都是自己阿耶说了算的。

不过,现在很显然是要变化了。

虽然现在天气寒冷,这些牛羊肉其实放在屋檐下,就像是放在纯天然的冰箱之中,三五天内绝对坏不了。

不过,朗清好歹也是家财万贯的人,自然不会在意这点牛羊肉。

“都分了吗?”

朗明纠结了一下,不过很快就想通了。

自己儿子如今出息了。

家里以后再也不用为了几斤肉和纠结了。

自己以后还不想那么快就搬家,要是不给邻居们一些好处,指不定这些人以后背后怎么议论呢。

“那就按大郎你说的来吧。”

朗明说出这话的时候,突然觉得整个人的气质都不一样了。

以前那种诺诺弱弱的样子完全一去不复返,反而有一种意气风发的模样。

郎家,祖坟上冒青烟了啊。

“干脆这样吧,今天元宵佳节,一会拾掇拾掇,搞个几桌,中午请邻居们吃一顿吧。”

朗清也想让自己阿耶以后在这里待的更加舒服一些,不如干脆给邻居们一些小恩小惠。

至于在别处买房子的事情,他暂时没有想那么多。

如今他满脑子想的都是怎么让座钟变得更小、更准、产量更高呢。

“哟,家里这么热闹啊。”

没多久,就有得到风声的媒婆上门了。

以前,朗明其实也不是完全没有想过要再娶一个,但是完全没有人看得上自己,这一来二去的,就熄了这种心思了。

如今看到永和坊里最有名的王婆出现在自己家门口,倒是有点意外。

“王婆你怎么过来啦?那就一起进来坐坐吧。”

很快的就有邻居帮忙招呼。

郎家发达了。

这是大家都已经意识到的事情。

按照邻居们的理解,发达之后,朗明自然不可能继续这么孤身一人的过日子了。

“朗明,我跟你说,坊门口那金寡妇,你应该知道吧?那身段,那容貌,在我们永和坊绝对是没得挑的,你觉得怎么样?”

王婆觉得要趁热打铁,要是让其他人捷足先登了,自己可就白忙活了。

这些媒婆的嗅觉最是灵敏,永和坊各家的情况如何,有什么变化,她们都是很快就知道了。

之前大家刚听到朗清的传闻的时候,她就来过朗明家中。

不过,这个传闻一直没有得到证实,慢慢的大家就以为真的是传闻而已。

今天猛然听说朗清回来了,王婆立马就重新登门了。

以她阅人无数的眼光,立马就知道郎家发达了。

“这……这事以后再说。”

朗明脸色一红,偷偷看了一眼自己儿子,有点不好意思。

那金寡妇,他自然是喜欢的。

不过,他终究还是要考虑儿子的意见。

“阿耶,你辛苦了大半辈子,也该找个人陪伴你了。要是你觉得合适,你就跟王婆多聊一聊,不用担心我们兄妹几个人的意见。”

朗清微笑着表达了自己的想法。

都说母凭子贵,郎家来个父凭子贵也不是不可以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