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之后,叶萌专门录了一个视频发在微博上,视频的内容是道歉内容,很短,但是很真诚。我知道,曾经我的不告而别让大家寒了心,但是我也没有办法,那时的我生了一种怪病,每天都在沉睡,我很想醒来跟大家说一声,但是却由不得我,再次醒来,已经是一年以后的现在,我看着自己的名字,自己的照片,在大家的视线里越来越少,那时我在想,我到底还要不要复出,那时的我,犹豫过,也彷徨过,可是再翻开曾经跟大家在一起的照片,我还是决定回来,我真的很珍惜跟们在一起的每一天,每一时,每一刻,以后,纵然是大家不再喜欢我了,我依然感恩大家曾经喜欢过我,以后,

就算是要离开,我也会给自己,给大家一个正式的交待,感谢们给我的人生添了这样浓墨重彩的一笔,让我在与病魔斗争的时侯,有更坚定的信心,再次谢谢大家!】

视频的最后,她给大家深深的鞠了一躬。

这段视频之后,叶萌又附了好几张照片,全是她曾经与粉丝们一起的合影。

这条微博发出之后,所有粉丝们都狂疯了,有关心的询问,有感动的说永远会记住她的,总之,所有人都激动到哭。叶萌也很认真的挑了一些评论回复,最后因为后面的评论越来越多,她回复不过来,最后又统一的发了一条微博,我的病已经全部好了,感谢大家的关心,以后,我会

努力的做好自己,做们心中最好的angel,最好的雁归。】

大家又是一通的回复,整个微博上全部都是叶萌,angel,雁归等字眼。

不过这一次全是夸赞的,关心的。

叶萌看着这些,她真的感动又激动。

方农和织星一直关注着叶萌的微博,她的微博长草这么久了,终于有了新的消息,两个人激动不已。

方农呵呵的笑道:“我们的雁归终于是回来了,我又要忙起来了。”

不过叶萌之前的电话号码已经没有用了,他一时之间也没法联系叶萌,便直接在微博上艾特了叶萌。

可爱甜美的邻家少女甜美写真

织星导演也是。

织星:@雁归,欢迎回来!

方农:@雁归,欢迎回来!

魅影娱乐:@雁归,欢迎回来!

余梦涵:@雁归,欢迎回来!

凌姗:@雁归,欢迎回来!

万晨:@雁归,欢迎回来!

……

一时之间,整个娱乐圈好像都翻动了,叶萌看着大家的欢迎,弯唇笑了起来,原来,大家真的都还记得她。

袁司慧看着微博上这么多人欢迎叶萌回来,她握着手机的手都在抖,她对沈含道:“叶萌回来了,她可能会将一切再夺回去,该怎么办?”

沈含倒是不在意,一边抿着酒,一边说:“不过一个过了气的女明星,有什么可怕的,哦,不,还不是女明星,她满打满算也就是演过两部剧,算什么?怕什么?”

袁司慧深吸了一口气,将手机递给沈含,“看看吧。”

沈含拿着手机看了一眼,然后一脸茫然,“什么意思?”

他其实平时是不怎么关注娱乐圈的,知道叶萌曾经演过两部电视,不过是曾经听沈零说过,所以,此刻他根本看不懂。袁司慧知道他没看懂,她拿回手机,窝在他怀里撒娇道:“亲爱的,说过,要把我捧起来的呀,现在叶萌回来,我这里还欠些火候,说要怎么办?我还没有一本小说改

编成电影电视剧呢。”

沈含的手不老实的在她身上游走,“我之前不是给介绍了那么多导演的嘛,又觉得这个也不行,那个也不行,非得要织星和方农。”

袁司慧一边喘息着,一边说:“他们是权威嘛,只有他们拍出来的东西,才能火,火了,我才会在整个娱乐圈站稳脚,不是吗?”沈含用力在她屁股上拍了一下,“放心,我已经让人把小说的原著给方农和织星都送过去了,只要他们看了小说,定然是会想拍的,我让专业人员看过,说是找的那

个编剧改编的剧本不行,把原著改的乱七八糟的,屈解了原著的许多东西。”

袁司慧一阵惊喜,“真的吗?方导和织星导演,一定会拍的吗?”

“会的,放心吧。”沈含一边吻着袁司慧的唇角,一边喘着粗气说:“我帮了这么大的忙,是不是该让我爽一爽了?”

袁司慧羞涩一笑,却主动的去解他衣服的扣子……

——

叶萌主动跟方导还有织星导演联系了,然后三人还约了时间,打算一起吃一顿饭。

他们约在方导的家里,方导也很乐意招待他们,正好他的妻子也从国外回来了,他的妻子很喜欢雁归的小说,听说雁归大大要来家里吃饭,早早的便准备起来。

叶萌他们到的时侯,方导的妻子还在厨房忙碌着,方导把织星导演还有叶萌领进来,方太太从厨房出来。

她早就见过织星导演,只是打了一声招呼,便将目光落在叶萌身上。

叶萌大方得体的与方太太问好,握手。

方太太赶紧将自己的手在围裙上擦了再擦,然后小心翼翼的跟叶萌握手,“雁归,我仰慕很久了,之前也在网上看过的照片,却没有想到,本人比照片漂亮多了。”

叶萌浅浅的笑,“我一直听方导说您漂亮又贤惠,果然呢。”

她朝着餐桌上的菜看了一眼,眼睛都亮了。

方太太一见叶萌这样子,就知道她是个小吃货。

一般吃货都不是什么心思深沉的人,她一下子对叶萌的印象又好上几分,笑着道:“一会儿好好尝尝我的手艺,我还有几道菜没有做,们先坐着。”

说完,朝着方农喊了一声,“老方,把我上个月去茶园采的茶拿来给雁归和织星导演尝尝。”方导吃醋了,“唉哟,平时采的这茶宝贝的跟什么似的,我碰都不能碰,现在居然要拿出来给别人喝了,这女人,到底是不是我媳妇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