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精彩免费!

陈平心中冷笑了一声,他本不想这么快就对执法堂开刀的,可是,经不住人家自己找上门来啊。

陈永福此刻看到出现的车队,眼睛里燃起了生的希望,大吼大叫着:“六执老,六执老,快救救我啊,看看陈平这小儿,将我打成什么样了!他还将宗正一脉的护卫队给扣了!”

随着陈永福的嘶吼声传遍这个小广场,那车队停下来,最前端的劳斯莱斯车门打开,从里面走出一个身材矮小,背负双手,精神抖擞的老者。

老者一身灰色的太极服,看上去年纪有些大,七十多岁了,比陈永福还要年长些。

但是,那老者落地后,身上内敛那种的气场,却比陈永福强大的多!

他一头华发,踩着步子,背着手,走到了陈永福跟前,眉眼一冷,狠狠的瞪了一眼,斥责道:“没用的东西,在这里给分家丢人现眼!我养了这么多年,不是让来丢人的!”

随着他的斥责,陈永福乖乖的低下脑袋,不敢有丝毫的反驳。

面前的这位六执老,可是自己的小叔,比自己还要大一辈!

那可是陈氏现在为数不多的几位活着的老辈人物了。

那六执老扭头,眼神扫过地上被按着的铁狼护卫成员,还有一边已经击毙的一位,眼底闪过一丝狠厉和阴冷。

跟着,他走到陈平跟前,也就到陈平肩膀的位置吧,由于驼背,看上去有些姿态年迈。

可爱清纯大学清秀小师妹唯美写真

“怎么,我站在这儿,都不配陈平叫一声?”

那六执老冷冷的开口,嘴角带着一丝似有似无的笑意。

陈平眼神一拧,沉默了几秒,而后道了句:“六叔太公。”

没错,这眼前的老者,是陈平的叔太公。

也是陈天修的六叔公!

辈分,在陈氏颇高!

基本上,一年到头,很少看到他出面。

这样的老家伙,都应该在陈氏自己的庄园里颐养天年才对。

但是今日,他出来走走了。

而且,还有些微微的强势。

那老者点点头,而后目光落向陈平身后的两位夫人和江婉,笑了笑道:“两位夫人也在啊。”

沈曼和俞婧慈都微微一笑,叫了声:“六叔公。”

老者点点头,嘴角含笑,目光落在了江婉身上,问道:“就是陈平的妻子?”

江婉此刻很是紧张,眼神看了看两位妈妈,而后又看了看陈平,点头开口道:“是……是的。”

说罢,那六执老点点头,而后冷冷的开口道:“分家的人要带去分家走走,给各位长辈看看,要不,就跟我走一趟吧。”

不容置疑,不容反抗。

这就是六执老的态度和意思!

很明确!

话音一落,那六执老身后两位执法堂的精英护卫就上前,做出了邀请的姿势,准备带人了。

“江小姐,请上车。”

那带头的护卫,伸手道。

啪!

陈平直接站了出来,一手甩过去,将他推开,而后将江婉拉到自己的身后,寒着脸,目光越光那两名执法堂的护卫,看向六执老,道:“带走我老婆之前,是不是该征得我的同意?”

六执老此刻嘴角微微一笑,背着手,目光深邃的盯着陈平,道:“平小子,这是想要违抗执法堂六执老的意思吗?”

以势压人!

和陈永福不同,他可是执法堂的六执老!

十大长老之一!

比陈永福这个执法堂的下属备选长老的地位要高太多!

陈平面色平静,挑眉,眼角闪过一丝寒意,反问道:“执法堂,很厉害吗?执法堂的人,就可以当着我的面,带走我老婆吗?”

闻言,六执老心头一颤!

好狂妄的小子!

执法堂在他眼里,都算不上什么吗?

听到这话,躲在陈平身后的江婉,内心一阵悸动!

陈平,似乎变得比以前强势了太多!

这还是自己以前那个任打任骂的老公吗?

还是以前自己眼里的默默无闻爱人吗?

她偷偷地拉了拉陈平的衣摆,小声道:“陈平,要不我就去一趟吧,他毕竟是六叔太公,是长辈。”

那六执老笑了笑道:“看来,一个外来的卑贱女子,都比这个陈氏大少爷懂规矩!”

卑贱?

陈平闻言,面色一沉,跟着往前一步踏出,冷冷的道:“六叔太公,按理说,您是长辈,而且在陈氏的辈分极高,受人爱戴和拥护。而且,您这样的长辈,应该比我更懂一些道理。”

六执老白眉一拧,看着此刻走到自己跟前的陈平,眼神露出寒意。

“但是,刚才说卑贱?我不太明白,江婉是我老婆,是陈氏本家大少爷的正房妻子!是陈氏本家的少夫人!难道,在眼中,她的身份和地位,只能用卑贱二字形容?!”

陈平喝道,声音越拔越高,震得众人耳膜嗡嗡的!

六执老嘴唇颤栗,眼角一拧,刚想开口说话,那边陈平就打断了他的话,继续喝问道:“我想请问,尊敬的六叔太公,在执法堂,按照陈氏族训,对陈氏本家继承人,对陈氏本家少夫人不敬,该当何罪!!!”

一声怒喝,直冲霄汉!

苍穹之上,飞鸟惊起!

小广场上,黄浩忠的人员,此刻,再次严阵以待,迅速的将执法堂这些人全部围了起来!

气氛,一触即发!

六执老此刻被陈平怒问的哑口无言,胸口堵着一口火气!

跟着,他冷冷的发笑,道:“好好好,好小子,离开七年,变了,变得强势了,变得野心勃勃了。”

陈平淡然一笑,道:“都是拜诸位所赐。”

那六执老寒笑一声,扭头看向黄浩忠等本家的野战护卫人员,眼角露出寒意,反问道:“怎么,想对我动手?”

“我不想动六叔太公动手,但若是六叔太公非要执迷不悟的话,那对不起,今天,这里躺在地上的人,会多一个。”

陈平寒声道,身上的君王之气,越来越霸道!

那六执老闻言,眉头紧皱,背着手,目光带着冷色,好半天后,他开口道:“好!好!好!本家出了这样的少爷,真是不简单啊!那我也要看看,能对我做些什么!执法堂精护卫听令,若有敢违抗执法堂命令者,直接拿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