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淑芹伸手戳了一下叶桃的脑门,“你这孩子,脑袋瓜子是真的不好使,一点也不随我。”

叶桃伸手揉了揉自己的额头,“怎么了嘛,难道我说错了?”

“你当你爷爷是什么人啊?随随便便的就能喜欢你?在他的心里,叶萌终究是比你重要的多,当初他让你认祖归宗,到底还是觉得你是叶家的骨肉,可是你后来又抢了叶萌的未婚夫,这一点让你爷爷对你很是厌恶,你知不知道?”柳淑芹给叶桃分析道。

叶桃噘着嘴,“骞昊哥看上我了,那是我的本事,叶萌守不住自己的男人,怪得了别人?只怪她自己没本事喽。”

柳淑芹叹气,“话是这么说,可是你爷爷却不这么想,所以啊,你现在必须要多做一些,让他对你印象改观,这样,他才能真真正正的心疼你,只有他心疼你了,你才算是他的孙女,他才会把自己的东西给你,懂了么?”

叶桃点头,“我懂。”

“那,那你过来。”柳淑芹拉着叶桃,走到高压锅跟前,将叶桃的手拉到高压锅上面,她突然打开锅盖,热气猛的扑到叶桃的胳膊上。

“啊——”叶桃尖叫了一声,“妈,我被热气烫伤了,我疼,我好疼啊。”

柳淑芹自然也是心疼自己的女儿,可是如果不这么做,又怎么能打动老爷子的心呢?

她只能忍着泪意,抱着叶桃说:“桃桃,你忍忍,忍忍就好了。”

叶桃跟她哭作一团,“妈,妈,你为什么对我这么狠心?真的好疼。”

“桃桃,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啊,你的伤越惨,你爷爷就会越心疼,你一会儿把汤给你爷爷送去,一定要让他看到你这个伤。”柳淑芹咬着牙,又伸手搓了搓叶桃胳膊上的烫伤。

熊乖乖俏妹子白嫩又纯真

“啊啊,疼啊,妈。”叶桃又是一阵哭叫。

叶柏轩和柳国安还有柳心茹一起跑进厨房。

“怎么了?怎么了?”叶柏轩开口问道。

叶桃正在流泪,柳淑芹眼圈也微红,却笑道:“没事儿,桃桃刚才准备给爸炖点排骨汤,不小心被热气喷到手臂了。”

叶柏轩赶紧过来看叶桃的手,一片肉烫红了,有些地方都脱皮了。

“怎么烫成这样了,走,赶紧得去医院包扎一下。”叶柏轩有些心疼了,这可是他的亲生女儿啊,早些年他没有好好照顾这母女俩,现在好不容易把女儿接回家了,现在又让她受伤。

“不,爸,我还要给爷爷炖汤呢。”叶桃咬着下唇,明明疼的直吸气,可是她还是强忍着,一副孝顺的模样。

叶柏轩心疼道:“桃桃,你这孩子就是太孝顺了,唉,你爷爷终究会看到你的好的,不过,你手臂上的伤也是得处理,这要不处理,估计要留下疤了。”

柳淑芹抿着唇说:“她孝敬爷爷和爸爸都是应该的,你们大男人的跑进来做什么,快出去吧,等会儿该吃午饭了,我跟桃桃准备点吃的给你们。”

柳淑芹把柳国安和叶柏轩推出厨房,柳心茹拉着叶桃的手,“桃桃,我留下来帮你吧。”

叶桃还没有说话,柳淑芹就说:“你是大明星,怎么能进厨房呢,你出去等着吧,我跟桃桃会做好的。”

柳心茹本来也不怎么爱进厨房,现在姑姑也不让她进,她便跟着叶柏轩还有柳国安一起出去。

陈婶儿也进来帮忙,柳淑芹让叶桃去切菜,叶桃咬着牙,“妈,我不会切菜啊。”

陈婶儿赶紧把刀接过来,“小姐,我来,我来。”

叶桃准备把刀递给陈婶儿的时侯,柳淑芹训了她一番,“我刚才怎么跟你说的?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你还想不想要你爷爷的那些人脉,想不想要你爷爷的东西了?”

叶桃咬了咬牙,又把刀从陈婶儿手里拿了过来,开始细细的切菜,可是她完不会,柳淑芹便在旁边指导她,陈婶在一旁看的着急,“太太,小姐从来没有做过这些,我来做吧,我做好了,咱们说是小姐做的,也是可以的。”

“她如果一点都不会,谁会信她,必须要让她学一些。”柳淑芹很严肃的跟陈婶儿说道。

陈婶儿只能站在一旁指导着叶桃。

“啊——”叶桃又是一声尖叫,手指被切到了。

此刻她正在切辣椒,手指被切到,辣椒钻进伤口里,叶桃疼到崩溃。

柳淑芹拉着她赶紧用清水冲了一下,冲完以后,又让她继续切。

这一天叶桃是在厨房度过的,忙到下午一点,三个人才做好了饭。

柳淑芹先把四个菜,和一盅汤盛好,让叶桃端给叶老爷子去。

叶柏轩去敲的后院的门。

来开门的是一位照顾叶老爷子的老佣人。

她很客气的跟叶柏轩打招呼,“叶先生。”

叶柏轩轻咳了一声说:“中午了,今天家里来了客人,我想请爸一起出来吃饭。”

那位老佣人垂着眸,说:“老爷子吃过午饭了。”

叶柏轩想了一会儿又问:“那,爸现在正忙什么呢?”

“老爷子在午休。”老佣人再次开口。

这时柳淑芹伸手推了推叶桃,叶桃端着一个托盘走到门边,柔声细气的说:“这位婶婶,我是桃桃,爷爷的孙女,许久没有见过爷爷,很是想他老人家呢。”

那老佣人是知道叶桃的存在的,不过,她也清楚,老爷子是不怎么喜欢这二小姐,于是只能开口道:“老爷子正在午休,下次老爷子想见小姐了,我再来叫小姐可好?”

叶桃咬了咬下唇,有些委屈,叶柏轩急了,“我想见我爸,孩子想见自己爷爷都不行么?你一个佣人算什么东西,你让开。”

那位老佣人没有想到叶柏轩突然变了脸,抬头看着他,“叶先生,老爷子正在午休,你别吵到他老人家了。”

“我女儿给自己爷爷炖了汤,要给他爷爷送点吃的,都不行,你还能拦着我们尽孝?”叶柏轩越发的凶了起来。

老佣人已经阻挡不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