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天后,陈扬和黑衣素贞终于离开了大草原。

这二十天里,风餐露宿,两人已经是风尘仆仆。

途中也遇到过暴雨,那草原上一览无余,想找个地方躲雨都不成。

虽然两人很久没有过这般狼狈,但这种旅途之苦,对二人来说,也实在是不算什么。

出了草原之后,就来到了一个小镇上。

那小镇上就只有一家客栈,而且条件环境很差。

陈扬和黑衣素贞入住客栈。

黑衣素贞首先就是要洗澡,以往法力在身,不会有这种不清爽的感觉。

陈扬本来说要和黑衣素贞一起洗,但黑衣素贞一脚就将陈扬踢了出去。

陈扬细数自己的这些红颜知己们,其中最放得开的还是乔凝。

其次是沈墨浓。

这素素和灵儿嘛,都还是很放不开的。

娇小女朋友的周末小时光

黑衣素贞洗澡的时候,陈扬就在厢房之外守候。

等黑衣素贞洗完澡后,陈扬也就跟着进去洗了。没办法,条件有限,这里要弄满一澡盆的水,得需要三个小时!

再说,陈扬也不嫌弃不是。

倒是黑衣素贞有点嫌弃陈扬。

都洗完澡后,两人换上了干净的衣服。

此番两人才觉清清爽爽。

然后又让店家上了饭食过来。

这里的饭食很是粗糙,只有简单的肉类,还有糙面馒头。

陈扬和黑衣素贞也不嫌弃,由于在草原上待久了,经常吃不上一顿好的。所以此刻吃些热乎的饭菜,便觉美味无比。

陈扬会算着日子,但又对这种慢吞吞的日子无可奈何。

黑衣素贞跟陈扬说道:“接下来,我们也不知道无永生会怎么出招。但我们要去繁华的地方得到更多的讯息。如此之后,再去将这个高武世界里最强大的存在掌控。掌控了他们,我们就等于有了眼睛!”

“最强大的存在?”陈扬摸了摸鼻子,说道:“那肯定不是什么武林盟主,而是在庙堂之中吧。”

黑衣素贞说道:“管他是庙堂还是江湖,只要是最强大的就可以。我们对抗不了一只军队,但在军队中杀一个人却不难。”

陈扬点头,他说道:“嗯,你说的很有道理!”

“什么白日飞升,哼,不过是上位者的一个把戏而已。如果无永生派上界的人下来,我们刚好将其抓住,掌握去往上界的路线。只要办到了这一点,我们就可以去找无永生了。”黑衣素贞说道。

陈扬说道:“就按你说的办。”

黑衣素贞轻轻一笑,说道:“你平时不是很有主张吗?怎么现在都听我的了?”

陈扬哈哈一笑,说道:“我现在正在发现你的另一面美,以前觉得你是任性,冲动,不怎么动脑筋的。”

黑衣素贞再次翻了个白眼,说道:“你是想说我胸大无脑吗?”陈扬说道:“当然不是,至少,你……也不大啊!”

黑衣素贞顿时就揣了陈扬一脚。

小镇上的信息很是闭塞。

陈扬和黑衣素贞向那店家打听到的信息有限,只知道去往繁华的城市还要十天的路程。

店家就知道一个康城。

黑衣素贞就对陈扬说道:“那咱们就直接奔过去吧,马儿的速度也太慢了。”

陈扬说道:“正有此意!”

随后,陈扬找了布匹将那青锋剑层层包裹住,然后背在背上。

接着就和黑衣素贞闪电赶路。

十天的路程是说坐马车等等。

但陈扬和黑衣素贞奔跑起来,体内元气奔腾不息,一天都不到,他们就到了康城。

值得一说的是,虽然陈扬和黑衣素贞法力被规则压制和封印。

但是他们两人的肉身还是极其强悍,毕竟这肉身的淬炼是实打实的,并非靠法力凝聚出来的。

即便是万箭齐发,他们也能毫发无损。

凡间兵器,以及一般的神兵利器,只要不加上法力,都很难撼动他们的肉身。

陈扬试过,用青丝所化的青锋剑,那还是很容易杀死自己和素素的。

康城,在陈扬眼里就是一座带着苍凉意味的古城。

里面的繁华只是相对比小镇上好一些,放眼看去,亦是人烟稀少。

路也很窄,房子都是以土砖为主。

陈扬也是见惯了古代的人,所以对这一切也不觉得稀奇。

在进康城的时候,还遭遇了官兵的盘问。陈扬早有说辞,说是下面镇上的。

那官兵也没过多盘问,便放了陈扬和黑衣素贞进城。

进入康城中心,才看到人口多了起来。

陈扬和黑衣素贞来到了一处地方。

这处地方乃是兵府!

陈扬和黑衣素贞打听到的,这里是康城的最高权力之地。

草原上并没有游牧民族之患,因为这里的买卖经商还是很和谐的。

每一个大城池都会有兵府,兵府掌握兵权。

此处康城兵府由思无涯掌控。

思无涯是兵府的府主。

在这高武世界里,地域极其辽阔。

不过百姓们掌握的东西很少,大海一阻隔,都以为大海那边是天涯海角了。

眼下陈扬和黑衣素贞所在的是少阳国。

少阳国于三百年前一统整个中原,周边的少数民族,游牧民族等等,部被纳入少阳国内。

少阳国中,有大小城池五百余个。

少阳国的国力,非常强大。

少阳国,以武兴盛,虽然内部经常权力更替。但外部并没有什么强大的敌人可以挑衅到他们。

陈扬所了解到的讯息,也仅止于此了。

这还是他花了金叶子,找了一些当地人询问出来的。

此时来到兵府,就是要找思无涯了解更多的事情。

据说,思无涯的武功很高。

他是当朝的著名武将。

陈扬没兴趣了解思无涯的武功有多高,反正不可能有他高就是了。

那兵府的建筑颇有气势,乃是用石砖砌成。

在前面,有两尊大石像,是类似狮子的动物。这里称作为松牛!

府兵把守大门。

陈扬和黑衣素贞立定。

两人还没开口,那其中为首的府兵便冷声喝道:“你们是什么人?速速离去?此刻不是逗留之地。”

陈扬微微一笑,说道:“我要见你们府主,思无涯。”

“要见府主?可有请帖?可有拜帖?”那府兵问。

“什么都没有!”陈扬说道。

那府兵顿时怒了,道:“胡闹,什么都没有,也想见我们府主。以为我们府主是随随便便什么人都可以见到的吗?立刻离去。”

“哎,我也不想让你们为难。但是没办法,我必须见思无涯!”陈扬说道。